Tuesday, May 4, 2010

翻船



在西西里的最后第二天,我问碧婷:「你在意大利还有没有什么遗憾?」

「没有。」碧婷说。

「那么,明天我们就要全速向希腊前进喽!」我说。

意大利和希腊仅一海之隔,大概是马来西亚半岛从南到北一般远的距离。明天,我们将前往意大利Brindisi港口,然后从海路离开,前往希腊的Patras,船程十二个小时。

对,我们并不是坐飞机离开意大利的,而是选择了几乎没有人会选择的路线——坐渡轮离开。为什么几乎没有人会选择坐渡轮,说真的当初我也觉得很奇怪;但是,当你亲身经历过这一趟充满怪事的海上行程,你一定会跟我一样,完全能明白为什么……



话说,才一来到Brindisi港口,我们就遇到了第一件怪事:这个号称意大利和希腊之间最重要的海路关口之一,没有骗你,它真的比我家还要简陋。你想象一下——一栋两层楼的建筑物,大概羽球场一般大;除了两家渡轮售票口和两家餐厅之外,其他店面都是关着的;四周是空旷一片,没有什么人,更没有什么车……怎么可能?!你可能很难想象,那么,更准确地跟你说,那种感觉就像是来到那种黑帮之间暗中交易的地方……

买了最便宜的票种,叫做「Aircraft Room」,千万别被它的名字给骗了,听起来很高级的样子,事实上,Aircraft Room纯粹是指很像机舱那样有十几排座位、可容纳好几十个人的房间。

起航不久,风浪已经变得很大,船身也在大浪中大起大落,晕得要命。晚餐还没来得及吃完,我们就急着冲回Aircraft Room,要不是动作快,早就把刚吃下肚的东西呕出来了。

接下来发生的怪事更是天花乱坠:有人因为船身摇晃得厉害,便跟着乱叫乱喊;有人偏偏不在位子上坐,干脆直接打地铺;有人打地铺睡到半夜被巡查员叫醒,吵些我们听不懂的话,应该是在争论他们这样打地铺会不会阻碍到别的乘客;有人因为晕船,当众呕吐,整个Aircraft Room都是吐奶味……

更不得了的是,航至半夜,风浪已经大得无法想像,船身起落之势也猛得像在拆船,就在这时,「碰」的一声!天花板裂掉两片……

啊?!真的拆船咩……

你猜,我们最后有没有可能活着抵达希腊?

2010年1月8日









5 comments:

啦啦人生 said...

还真是蛮抵死滴。。哈哈。
PS。现在是你的灵魂在写部落格吗?

小可 said...

遗愿未了....choi choii chooiii!!!!

bernhan said...

haha, interesting~

小乌龟 said...

啦啦人生:

那你就猜错了!哈哈!

小乌龟 said...

小可:

呸呸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