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March 17, 2010

大红花英文怎么讲?

斯里兰卡赈灾?

2009年12月25日,凌晨12点多。整个机场充斥着一种「手榴弹随时会飞进来」的感觉,放眼望去,警卫处处,戒备森严。斯里兰卡长年累月的内战,让这个本来就不怎么安定的国家,纠结成一团乱线。而首都科伦坡这个吞吐量庞大的国际机场,当然变成最需要保护的地方,好让像我这样的旅人,能安心上路。

当我跟朋友说起斯里兰卡时,朋友瞪着眼:「你是去旅行还是去赈灾啊?」

五年前的南亚大海啸,使斯里兰卡从一个人人避而远之的内乱国,一夜之间变成一个人力和物资不断涌入的赈灾对象。穷困和内乱加上天灾,屋漏偏逢连夜雨,谁还能袖手旁观呢?

但我们不是去赈灾的;我们只是路过而已。这次的行程,是浪漫的欧洲南部——意大利、希腊和土耳其。但谁不知道新加坡直飞欧洲的机票贵得像天价一样?少说都要八百块新币!我几番打听,终于得到一个很可靠的消息:曼谷机场是世界最大的转换站之一,所以,很多奇奇怪怪的便宜航班都会在这里进出!最后,顺利找到很便宜的航班,便宜程度简直是意料之外:斯里兰卡航空,曼谷飞往罗马,四百多块新币!

然后朋友更加震惊:「斯里兰卡航空?!你有没有买保险?!」

简单来说,我们得先从新加坡飞到曼谷,然后再搭斯里兰卡航空,间中得在斯里兰卡和巴黎转机,最后才抵达罗马。


Big Red Flower

我们在斯里兰卡只停留了四个小时。短短的四个小时,是没机会让我们踏出机场的,我们只能在机场范围内逛逛、睡觉、等待另一次的起飞。

睡得正沉,还没听到闹钟声,碧婷就把我叫醒。原来已经快要凌晨4点了,也就是说,我根本就没有听到3点半的闹钟声!幸好有碧婷,不然的话,可能我醒来的时候,天已是大亮,飞机也已飞越印度洋,只留下可怜的我,被迫把南欧浪漫之旅改成斯里兰卡深度体验之旅……

二话不说,背起包就飞也似的冲到候机室。戒备森严的机场,连候机室都是浓浓的紧张氛围:警察拦在检票口,对每一个旅客都小心检查,仔细盘问,好像时不时会从我们当中揪出一个恐怖分子似的。

轮到我们进入候机室时,警察要了我的护照来检查,然后问我是哪国人,显然对他们来说,一本马来西亚护照根本不能证明我是马来西亚人。后来警察又拿了我的身份证来检查,看他那没有表情的样子,我在想是不是对他们来说,一本马来西亚护照加上一张马来西亚公民身份证,也根本不足以证明什么?

果然,警察终究没有放过我,拿着我人生中最重要的证件,问道:「What’s the national flower of Malaysia?」

这一问却把紧绷的气氛一下子化于无形;我对警察笑了一下,并不是因为我不知道大红花的英文怎么讲,而是因为,我觉得他在拿我们来消遣。我装作自信而笃定:「Big red flower!」心里却暗骂:「你在玩我啊?那我就跟你玩过!」

怎知,碧婷被我吓了一跳,瞪了我一眼,然后补答:「Hibiscus.」警察满意地说:「Okay, you passed. I’ll give you another chance.」前半句是跟碧婷说的,后半句才是跟我说的。然后警察又问了:「When’s the Independence Day of Malaysia?」

这一回我不敢轻举妄动,乖乖地回答问题,1957年8月31日,虽然我始终都觉得,这个人真的是拿我们来消遣!最后,顺利通关、登机,往罗马飞去了。

2009年12月25日

10 comments:

jackson yang said...

你真的好险啊。。。

clovis said...

我觉得你这趟旅途的启程还真是“惊喜(险)连连”啊~哈哈!

小可 said...

Big Red Flower ahhahhahhahahahaaaa...... 够力!

小乌龟 said...

没做什么功课背个包就上路一定是这样惊险连连的……

小乌龟 said...

是不是只有很白痴的人才会胆敢说「big red flower」?

Anonymous said...

英文不好人的也会:p
不过坦白讲要我在那个情况想到大红花英文怎么说也不容易;不用就会忘记啦!谁天天默写大红花!

p/s 怎么看觉得这些日记熟脸熟口。。。

Anonymous said...

英文不好人的也会:p
不过坦白讲要我在那个情况想到大红花英文怎么说也不容易;不用就会忘记啦!谁天天默写大红花!

p/s 怎么看觉得这些日记熟脸熟口。。。

小乌龟 said...

哼你这个瓜每次留言都不留名!

Anonymous said...

舟过水无痕嘛 (瞎掰俗语中)
不好意思,不小心发了两张一样的,我家电脑转太慢。。。

小乌龟 said...

你家电脑的速度还真会配合主人!